薪火相传|历史青协志愿者探访陈晓律、沈汉、陈得芝教授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21-04-10 03:08:28访问量:10

由历史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组织的“薪火相传——历史学院敬老崇孝系列活动”于2021327-28日正式开展。本系列活动计划于2021327日起,由历史学院青协的志愿者们定期探访历史学院的离退休教职工,为他们带来关怀与陪伴,并且通过与他们的交流,从他们的人生经历中把握历史脉搏,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第一期,来自181920三个年级的共11名历史学院的志愿者,走进了陈晓律、沈汉和陈得芝三位教授的家中,为他们带来了来自青年学生的温暖与关怀。

327日,四位志愿者——严中立、杨雪珂、周胤汐、丁天阳拜访了陈晓律老师。陈晓律老师的兴致很高,四位同学来访后,话题就围绕着“如何看待全球史观”展开。


陈晓律老师与四位同学

陈晓律老师指出,史观只是一种看待历史的方法,不必过分强调全球史观。在本科生阶段,传统的世界史学习方法,能够帮助同学们更好地掌握知识,打下坚实的基础。同时,全球史观也无法应对各国所站的立场。

研究方向的选择上,陈老师对我们说,第一重要的始终是兴趣,兴趣是研究最大的动力,但是还要考虑自身的特长和优势。

最后,在当今社会发展的问题上,陈老师指出:虽然世界正在朝向全球化方向发展,但是国家利益仍然是今日世界的主轴。

328,代文泽、陈湘湘、彭韵琴、杨沐熹四位志愿者拜访了沈汉老师,与沈汉老师进行了亲切的交流,并且参观了他的书房。同学们与沈汉老师主要讨论了本科生阶段如何寻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如何正确地学习,如何做学术等问题

(沈汉老师与四名同学的合影)



(参观书房)

在未来的职业规划方面,沈汉老师诚恳地给出了建议,他说:“你们未来无论是做学术还是去就业,还是要看个人的兴趣。”这与陈晓律老师的观点不谋而合,沈汉老师还具体说明:“如果要做学术,就要在平常的学习中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方向,并且大量的阅读相关的书籍,如果要研究世界史,那就要多读原著,尽早学习一门二外,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出国留学,不仅可以扩展视野,也可以更加方便的获得在国内不易找到的书籍和资料。”通过与沈老师的交谈,志愿者们都获益良多。

329,张国培、胡亦浓、杨雪珂、代云秋四位志愿者拜访了陈得芝老师。由于陈老师身体状况不佳,大部分内容由师母转述。通过陈老夫人的介绍,同学们对陈教授的人生经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四名志愿者与陈老夫人(左图)、陈得芝老师(右图))

有趣的是,陈教授走上历史研究的道路并不是出于自己的兴趣,而是被调剂的。当时陈老师对文学戏剧极有热情,1952年进入历史学院后,还写过“断肠人在天涯”等诗句抒发内心的懊恼。尽管懊恼,陈老师依然没有停止继续他的学习道路。他先后被指定为历史系班长、成为甲贴优秀生,还加入了党报通讯组。本科三年级时,一直想去北大跟随向达先生学习东西交通史的陈得芝老师被韩儒林先生指定招收为研究生,从此走上蒙元史研究的道路。

陈先生的成就和学识令人赞叹。本科四年级时,陈老师前往南京四中教学实践,并被校报拍照记载。在本科学习与跟随韩儒林老师的学习过程中,陈老师十分注重语言的学习,除了英语外,他还学习了俄语、日语、波斯语以及法语等多种语言。在跟随韩儒林老师学习的过程中,陈得芝老师也参与了由谭其骧先生主持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的工作,参与辽金蒙元地区部分。

改革开放后,陈得芝老师很快在恢复职称评定后成为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叶嘉莹先生来访南京时,陈得芝老师带着叶嘉莹先生游览南京大学鼓楼校区。

 1986年,评定博士生导师时,陈得芝老师被评为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与北京大学宿白、田余庆等教授同时间)

陈先生研究既脚踏实地,又海纳百川。研究蒙元史过程中,陈老师十分注重实地考察和与海内外学者的接触交流,特别是改革开放后,陈老师访问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多国,接触到五十年代以后国外蒙元史研究的新成果,推动了国内蒙元史研究的发展。

陈老师的爱情故事也令人羡慕。陈老与夫人伉俪情深,1958年“大跃进”爆发后,师母在“上山下乡”中被分配至其他地方工作,与陈老师分居两地。1962年,毕业留校的陈老师向学校提出希望前往师母所在的上海工作,结束分居两地的生活。后因历史系为挽留陈老师,将师母调至南大附中工作,陈老师得以与师母团聚。

本次拜访活动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志愿者们在与三位老师的交谈中所收获到的却永远留在了他们心间。

此次活动作为历史学院青协的敬老崇孝长期志愿项目,后续将会把更多的温暖与爱心传递到历史学院离退休的教职工身边。请有意愿参加相关活动的同学,持续关注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公众号,或加入历史学院青协招募信息发布群。历史青协期待着与你的相遇!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