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记忆】孙江林:北大楼爬山虎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20-09-14 02:59:43访问量:139


北大楼爬山虎

作者:孙江林

2020年9月10日《南京大学报》 

1292期  

晚报一则新闻映入眼帘:《我市再次普查古树名木家底,现有 1397 棵已实现一树一档》。同版列出的十棵老寿星,有东南大学的六朝松、墨西哥落羽杉,中山陵音乐台紫藤、千头赤松,南京大学北大楼爬山虎……眼前不禁一亮:我写过南大校园的腊梅、石榴、银杏、雪松等,怎么竟忽略了与北大楼相伴百年的爬山虎呢!

南大鼓楼校区的北大楼建于 1917 年,坐北朝南,是美国建筑师司迈尔设计、陈明记营造厂承建的,大楼采用中国传统的建筑形式设计,糅合了西方的建筑风格:中部 5 层高的正方形塔楼,将整座建筑分成东西对称的两半;塔楼顶部是十字形脊顶,为西洋式钟楼的变体;砖木结构,砖是明代城墙砖,清水勾缝,整个建筑厚重、稳健、朴实、包容,给人兼收并蓄、藏而不露、行稳致远的哲学启示。百余年间,健硕茂盛的爬山虎已覆盖整个建筑外墙,甚至攀升至塔楼屋檐,垂挂如帘。

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区校园里,老图书馆前的“二源壁”记录着南大的肇始之源。壁的前后两面镶嵌着两块 20 世纪初镌刻的学堂碑石,一块上书两江师范学堂六个遒劲、雄浑的魏碑体大字;另一块则以柳体大书金陵大学堂,笔力沉健,大气磅礴。金陵大学堂成立于 1910 年,其源头可以追溯到 1888 年由美国基督教会创办的汇文书院。金陵大学是当时著名的教会大学之一,1951 年由政府接办后又并入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改建为公立金陵大学。1952 年全国院系调整,南京大学的工、农、师范等学院及相关系科独立,金陵大学文、理学院仍名南京大学,是为今日南京大学的重要源头之一。北大楼是原金陵大学的钟楼,往南居高临下,分三个层面正对老图书馆,两边的老建筑有东大楼、西大楼、大礼堂、小礼堂等。2007 年南京大学主校区东移仙林,有人提议鼓楼校区应以金陵大学原址为主体,构建南京大学博物馆群,保存文物,珍藏历史,构建中国百年教育博物馆等,这一概念设计得到很多南大人的赞许。

我在南大学习工作 40 多年,北大楼是我常去的地方,甚至我下班后到北大楼地下室还打过乒乓球。我注意到北大楼墙体每一块巨大的明砖和砖上凸显的制砖人及监制人的名字等,也注意过北大楼东南角那棵高大的雪松,但我一直没有留意过在南京太过平凡的爬山虎。现在我才知道,北大楼爬山虎竟与北大楼同岁,与那棵相伴百年的枯死于 2019 年的雪松同岁!2015  12 月,北大楼爬山虎被命名为南京市古树名木

其实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区,树龄超过百年的古树名木多的是。据我所知,南大鼓楼校区图书馆后面有一棵百年地柏,曾被粗心的驾驶员倒车时碾压致残;大礼堂前一棵百年古柏,因装修大礼堂时工人在树根下堆放装修垃圾、泼洒建筑涂料而致死;北大楼雪松历经百年,曾也郁郁葱葱,如今也只留下枯死锯伐后的一块涂了绿漆的疤痕,据说有人也曾在那里看到过堆放的建筑垃圾。古树死因自然需要求证,但道听途说绝非空穴来风。

对南大人来说,不管是消失的北大楼雪松、被列入名录的北大楼爬山虎,还是在校园道路两侧屹立了几十年、上百年的雪松、银杏、国槐、腊梅、石榴、女贞、云柏等,它们承载了太多南大人的文化记忆和情感故事,徜徉在鼓楼校园里,你一定能想起“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八字校训;一定会想起李瑞清老校长倡导的“嚼得菜根、做得大事”的南大精神;想起江谦作词、李叔同作曲的校歌:“大哉一诚天下动,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千圣会归兮 , 集成于孔。下开万代旁万方兮,一趋兮同。踵海西上兮,江东; 巍峨北极兮,金城之中。天开教泽兮,吾道无穷;吾愿无穷兮,如日方暾”;甚至想起今天南大人熟记的“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的豪迈情怀。我们不必为每一棵植物附着太多的励志标签,但只要你在南大校园看到这些建筑和植物,你就会想到你的青春,想到你的老师和同学,想到曾于此孵化成型的开启职业生涯的理想和信念。南大校友、著名诗人余光中在 2002 年纪念南大百年校庆的诗《钟声说》中写道:浪子北归,回头已不是青丝,是白首。常春藤攀满了北大楼,是藤呢?还是浪子的离愁……”

环绕北大楼的十余棵爬山虎是谁种植的有待考证,百余年来它的功能并不只是为了遮阴降温、调节空气、减少噪声等,它的内涵实在是太多太丰富了。南京大学仙林校区行政南楼的外观设计参考了北大楼的外形和景观,数十棵新植的爬山虎尽管还幼小稚嫩,但一望而知,是南京大学百年辉煌的续章,这里不仅有继承,还蕴含着不断的创新与攀升。

载于《新华日报》2020827日 新潮

《新华日报》记者 宋 宁摄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