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与近代中国”学术论坛第一讲顺利举办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21-12-06 10:04:06访问量:10

适逢太平天国运动170周年与辛亥革命110周年之际,江苏省太平天国史学会与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共同发起主办“太平天国与近代中国”系列学术论坛。论坛第一讲于2021124日晚在云端开幕,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研究馆员叶永坚主持会议,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李莹担任主讲人。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魏星、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玉对主讲人报告进行了评议。来自南京大学、曲阜师范大学、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与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等高校与研究机构的师生及研究人员参加了论坛。

主讲人报告之前,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教授表示了对此次活动的大力支持。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姜良芹教授同样对论坛致以祝辞。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馆长杨英研究馆员介绍了该馆馆藏资源,以及馆内人员对《吴煦档案》的保护出版工作,希冀为学界研究提供便利。同时呼吁更多学者和学子关注太平天国史研究,希望大家对馆中所藏文物予以解读,让历史更加鲜活。

随后,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李莹以“语言元功能视野下的革命动员——‘杨萧三谕’与《讨满洲檄》之比较”为题展开报告。由于以往学界对革命动员的研究多侧重动员思想、动员策略与方式、动员过程与效果等问题,革命文本本身的立意、组织架构、逻辑与修辞问题反被忽视了。因此李莹以英国当代语言学家韩礼德(M.A.K.Halliday)提出的语言“元功能”和瑞士语言学家弗迪南··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提出的“能指”与“所指”语言分析范式为理论依据,对太平天国运动中的“杨萧三谕”及辛亥革命的《讨满洲檄》进行语言学角度的剖析,对比两份檄文的立意、表达逻辑以及语言技术,并诠释文字进行革命动员的问题。

李莹认为,从历史观与立论依据看,两份檄文的文本反映出革命动员的立意具有一定的连续性,即均强调夷夏之辨。但两者也有本质不同。“杨萧三谕”全文贯穿着基督教神学思想与妖魔鬼神认识,仍带有浓厚的信仰色彩;《讨满洲檄》则推崇民主革命,故其所表达的思想内涵呈现出从“赋魅”到“祛魅”的转变。后者在革命动员中融入了更多理性成分,以更符合社会心理期待且相对科学的革命理论和民主追求来进行动员,由此突破神学色彩的藩篱,形成了一套“祛魅”化的表述体系。

语篇元功能意指文章写作所需依循的表达逻辑,以及在此逻辑基础上对语言文字的编排组合。李莹对比两份檄文的表达逻辑后,认为二者均延续了传统檄文“罪彼扬己”基本框架,贯穿因果、递进交叉的叙述方式。相较而言,《讨满洲檄》的表达逻辑中添加了批判反思以往革命失败的内容,使整个语篇的表达逻辑更加严谨,并以此凸显出同盟会立足革命的实际需要来思考革命如何成功的道路问题。

语言人际元功能所关涉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措语、修辞、文风语气等语言技巧的应用。李莹指出,两篇檄文应用的语言技巧基本都继承了传统时代檄文的写作要求。“杨萧三谕”颇具文采,但整体带有强烈的情感色彩,一些修辞手法的应用有过激之失,“诬过其虐”之处甚多,语言技术应用并不成熟。《讨满洲檄》则文采更胜,叙述更加理性自然,修辞技法亦应用自如,相形之下,可谓“征验甚明”。

由于檄文作者的教育程度、革命理念与目标及其对社会语境的认知有所不同,檄文语言文字“元功能”发挥的程度与效度亦有所差异。在横向维度上,《讨满洲檄》传回国内产生了良好的“在地化”效应;在纵向维度上,其语言架构与表述模式亦成为后继革命者的政治宣言底本。基于此,李莹指出,晚清时期两次革命动员效果不同,乃至革命的最终结果截然相反,不仅在于辛亥革命顺应时代潮流,恐怕在革命动员文本的叙述层面,就早已埋下了成功与否的“种子”。

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魏星认为,李莹博士的文章选题新颖,另辟蹊径,打破了以往将太平天国和晚清同时期事件进行比较的研究方式,而是将其置于整个中国近代史长河,采用纵观历史的视野进行探讨。叙述条理清晰,是一次很好的跨学科尝试,拓展了太平天国史的研究领域和研究范式。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玉认为,此次报告反映了太平天国史新的研究思路,回到历史文本本身,对其进行功能分析值得关注。关照文本创作的主体特征、内外环境、文本想象是进一步完善提升该文章的途径。李玉教授进而从“超越文本”角度进行总结,主张解读文本要从“语义”到“语言”,将语法、语气、遣词造句、语言节奏等问题纳入思考;把“语言政治”和“政治语言”结合;从文本受众分析转向文本发布者即动员者本身的分析也是新的研究角度。

本次论坛既是对太平天国史研究的突破和创新,也反映了主讲人对历史研究理路的新探索。语言学与历史学的交叉融合为太平天国史研究带来了新的思路,也为历史学的文本转向提供了良好借鉴。

(通讯员 苗润雨 李莹)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