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张生教授主编《李顿调查团档案文献集》第一辑于近日出版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20-05-30 03:36:00访问量:304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教授张生主编的《李顿调查团档案文献集》第一辑于5月26日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据悉,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李顿调查团专题资料集。该文献集收集了日内瓦国联与联合国档案馆所藏的有关李顿调查团的核心档案,以及美国、英国、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的馆藏档案和文献,第一批出版14卷,690万余字。

《李顿调查团档案文献集》第一辑书影

九一八事变是中国14年抗战的起点,事变爆发后,中国第一时间将此事诉诸那时的“联合国”——“国际联盟”经过一波三折,1932年1月21日,国联调查团正式成立。调查团团长由英国人李顿侯爵(The Rt. Hon. The Earl of Lytton)担任,故亦称李顿调查团(Lytton Commission)。除李顿外,美国代表为麦考益将军(Gen. McCoy),法国代表为克劳德将军(Gen. Claudel),德国代表为希尼博士(Dr. Schnee),意大利代表为马柯迪伯爵(H. E. Count Aldrovandi)。为显示在中日间保持中立,国联理事会还决定顾维钧作为顾问代表中国参加工作,吉田伊三郎代表日方。代表团秘书长为国联秘书处哈斯(Mr. Robert Haas)。代表团另有翻译、辅助人员。1932年9月4日,代表团完成报告书,签署于中国北平。

(所收集史料原件)

调查团的组建是当时国际社会调解大国冲突、维护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一次尝试。

张生教授表示,20世纪初的中国东北具有极其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堪称“世界之砧”——美国、苏联、日本等世界顶级力量,无不在此地倾注心力。李顿调查团不仅与汪精卫、宋子文和罗文干等交换了意见,也在北平会见了东北军的高级将领如张学良、王以哲和荣臻等人,了解九一八当晚的实情;他们在日本会见了日本天皇裕仁,与日本政府高层人士内田康哉、犬养毅、芳泽谦吉等人等进行了接触和问询。李顿调查团实地走访了中国东三省,与关东军高层本庄繁、桥本虎之助、土肥原贤二等及伪满高层郑孝胥、谢介石等进行接触,详细了解了关东军制造九一八事变的真相、在东北各地的行动,特别是对伪满洲国的扶植。调查团还接受全世界各界人士、特别是中国各地民众各种文字的呈文、电报等,为数达几百万字

调查团在此基础上撰写并公布了调查报告书,国际联盟大会以42:1的压倒多数通过了相关决议。日本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它对此报告书指出的“伪满”系其阴谋制造、东北主权属于中国的结论强烈不满,最终退出了国联。调查团的东亚之行,深刻影响了中日政局、东亚秩序乃至之后的世界局势日本政界、学界把九一八事变——建立伪满洲国——李顿调查团公布调查报告——日本退出国联,认为是日本近代史转折点。2015年8月14日下午,安倍召开记者会发表了战后70周年谈话。安倍在谈话中称当时日本国内的政治体制已无法阻挡日本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就这样,日本看不见世界的大势。日本先后发动满洲事变,退出国际联盟,企图成为由巨大代价换来的‘国际新秩序’的‘挑战者’。日本就这样一步步沿着错误的方针走上了战争的道路。70年前,日本战败了。”

张生教授介绍说,2015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从总体上把握局部抗战和全国性抗战、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等重大关系。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8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14年抗战的历史,14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教授)

据了解,该书自2016年6月筹划,到南京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一共经历了3年半。期间,得到了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的立项与滚动资助,团队分两批前往瑞士日内瓦搜集资料,派专人搜集英国、美国、日本外交档案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国史馆”藏档,同步整理了报刊资料,在此基础上进行分类整理和翻译。档案文献集的出版追求规范,文献均提供原始出处,便于读者进行相关阅读和比对。

张生教授介绍说,藏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联盟核心档案,加上其他各地档案,揭示了一段大家似乎熟悉、又语焉不详的历史,必将推动九一八事变、抗战史和中日关系史的研究。特别要提出的是:日本侵略中国一案,在东京审判中进行了详细的审理,其结论是日本军国主义集团阴谋发动战争罪名成立,板垣征四郎等战犯因此被惩处。李顿调查过程形成的各种资料,是检察方指控日本战争犯罪的重要资料,也是法庭进行判决的重要依据。

据记者了解,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办公室对张生团队的工作表示满意。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建朗研究员指出:“该文献集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深化抗日战争研究系列重要讲话的精神,贯彻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对深化抗日战争史研究、中外关系史研究,具有较为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复旦大学历史系吴景平教授认为:“该文献集的特色,在于资料的来源上注重对李顿调查中文和外文档案资料的广泛搜求,在资料的整理汇编上注意具体史料的选取安排和适当的体例编排;外文档案均翻译为中文,译文文句流畅且符合外文原意。文献集的出版,不仅将有助于推进李顿调查团这一特定个案的研究,更对抗日战争史研究领域的拓展和深化,有着极大的助益”。

北京大学历史系臧运祜教授认为:“该文献集收集了欧美和中国的核心资料,特别是瑞士日内瓦国联与联合国档案馆所藏李顿调查团一手档案,价值巨大”。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陈谦平教授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收集最完整、数量最大的有关李顿调查团的档案文献集,相信会对推进抗日战争史研究的深入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文献集的编纂水平也比较高,特别是将英文和日文的相关档案文献资料翻译成中文,将会大大方便中国学者们的利用,从而推进相关研究的深入”。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张连红教授指出:“习总书记强调加强抗战史的研究,重在史料的搜集整理,《李顿调查团档案文献集》从搜集第一手档案文献资料着手,聚焦学术研究前沿,挖掘九一八事变后国际社会博弈的真相,该文献集的出版,对推动中国14年抗战史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