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院师生网课经验分享(一)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20-05-04 12:09:10访问量:391

2020年的第一个学期不知不觉已然过半,一些历史学院的老师们利用网络平台已经快上完本学期的课程了,起初想着回校后再进行授课的老师也准备开网课。而早就在网上开始了新学期的同学们现在也习惯了先签到后听课的网课生活。

在这种传统听课模式不得不被网络授课取代的生活之下,老师们和同学们有什么心得体验和新鲜技能呢?我们对吴桂兵老师进行了关于在线教学技能的采访,也分别与本科及研究生同学们进行了线上网课经验交流。

1、您共有几门线上课呢?分别是什么?

我这学期前两个月是四门课,晚上直播上课。有三门课从二月开学的第一周就开始直播上课了,另外还有一门是从第二周开始上的。有一门课叫田野考古方法与绘图,是跟两位老师合上,我上了八次课之后就交给其他老师上了,另外我自己研究生的一门课是魏晋南北朝考古研究专题,本科生的核心课程就是大三同学的三国两晋南北朝考古。第二周开始上的是大一的新生研讨课,是墓葬考古与古代中国。

线上教学上课,因为疫情没有办法,我们也希望这个疫情能早点过去,毕竟我们希望跟学生面对面的交流,特别是我们这个人文学科有时有一些感觉、一些互动,线上直播教学的时候,跟面对面相比,要缺失一些东西。当然我觉得这个线上直播教学对我们老师也是一个提升,就像升级换代一样,原来我们的学习一直延续的是传统课堂教学,现在突然有一个云上课、网上直播上课,我觉得这种上课模式是非常好的,日后尽管我们可以进入到课堂上课,这个直播上课、直播会议、云上课仍然可以跟课堂教学、室内教学结合起来。


(吴桂兵老师)

2、相比较于实地授课,线上授课对您的生活产生了哪些改变?

对我们的个人生活应该来讲没有太大的改变,当然由于是直播上课,我们会节约了往返单位和教室的时间,老师有了很高自由度,便利和减轻了老师们在体能上面的消耗。

直播上课对我们的生活,特别是对我们的教学,我觉得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影响,如果我们老师在书房里或者在办公室、研究室里上课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拿一本参考书给学生看,放在直播镜头上面。如果手头有标本的话,我们就可以在镜头前直接拿给学生看。

另外我觉得直播上课,对老师的言行举止,要求更高。因为直播上课的镜头离你的脸太近。每次上课的时候,为了增强学生听课的效果,我们都会把自己的视频给放出来。其实很多学生他们都是隐身的,他们的语音也关了,视频也关了,只有问到哪一个同学问题的时候,他们会迅速打开他们的语音。镜头视频跟平时上课不一样,平时上课我们跟学生虽然在课堂内说是面对面,但还有距离,但是直播上课,学生看到的都是你的脸,因为电脑的镜头、笔记本电脑的镜头离你的脸很近,所以说,如何在直播上课的时候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充分注意视频中人跟镜头的这个距离,这也是一个技术;怎样让你演讲的这个动作、姿态、表情,在视频这个小框框里,能够给学生呈现出一个比较好的收听状态,也是一个不小的要求。

3、在线上授课中,有没有什么您认为特别有意思或者感觉非常懊恼的地方?

我觉得直播线上教学,非常有意思,首先我可以看到哪一个同学到还没有到,每个人进来的时候你都能看到,这个你说在教室里是不是也能看到啊?能看到,但是在教室里不注意、不留意,除非你特意的去点名。而这个直播上学,他每进来一个人、每进来几个人,还有你要叫他们回答问题的时候,特别像我们这个考古班,人不多,最多三十来个人,包括其他的院系和其他选修的研究生。我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谁是谁,比如说我一下子问谁问题的时候。所以我们现在对学生的姓名非常非常熟悉,有谁?什么姓名?是我这个课上的。但是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这个不太清楚,因为从来没见过他们的真身。

另外说一个正式的,就是这个直播上课对老师的要求,当然很高,这个对老师的提升,当然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尽管这个疫情不好,但确实是对老师的PPT的要求也更高了,特别我们考古用的图片,用的实物资料的照片,扫描的图片的要求也更高了,还是因为不知道因为是你的原因呢,还是因为学校的这个设备的原因,但现在这个共享屏幕你所看到的就是学生所看到的,所以对老师制作PPT,对老师这个课件的质量,对这个考古文物图片考古材料的这些扫描的图片照片要求就更高,所以要求要PPT要清晰明了,这个要求要高了。

直播上课对老师上课的临场处变也有提高,比如说我们因为是直播上课,无论是软件还是网络,在校内上,或者在家里上,对你的网络对你的周边环境都有要求,有时这个直播软件,像我是用了Zoom,它也会出一些状况,出现这些状况的时候如何处理?如何跟学生形成默契?这也对老师有一个要求,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其实这种程度上也加深了大家共同处理的默契,这种共同处理出现状况的态度也能加深大家的沟通。

懊恼的地方就是因为学生都是隐身的,你不知道他到底在听还是不在听。所以作为老师,我们会经常在上课的时候点学生的名,跟他聊天、跟他提一个小问题,这个时候就是提高学生的注意力,另外就是看看他对这些问题掌握的怎么样,看看教学的效果,同时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学生在不在听。他要是很迟才有反应,就说明他没有在屏幕前。所以这是一个比较懊恼的地方,因为不知道学生的状态。


(吴老师正在进行线上授课)


4、您对线上授课的模式如何看待呢?

我觉得直播上课的形式非常好,建议学校给每个上课需要的老师一个Zoom的收费帐号,虽然现在教务处做的也很好,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用QQ群跟进服务,出了不少力,也非常用心。总是希望能够用更好的状态去上课。

总体来讲直播上课很好,就是有时候担心上课的时候Zoom会出状况,另外网络偶尔也会卡,但我们已经养成面对和处理的习惯了。尽管以后疫情结束回归课堂,我觉得包括在指导研究生、本科生的毕业论文、学年论文,也可以借助Zoom会议的形式,大家可以一起讨论,特别是一些比较急的,大家来不及的时候,一起网上讨论也非常好。这个方式以后可以跟课堂教学结合使用。

整体感觉非常好,上课到目前还很顺利流畅,同学们也很配合,最重要的是教务处和我们院里教学的老师们做了很多相应的工作,使我们上课能够很顺利,有问题他们也能及时的反馈给学校,非常好。建议以后老师们的Zoom账号一直保存下去,这个账号可以不用取消,我们老师在正常的教学科研过程当中也可能会用到。


文编/逄群 尤思铭

美编/张贤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