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狄金森教授的南大情缘

来源:历史学院发布时间:2019-06-04 07:48:17访问量:10

哈里·狄金森(Harry Dickinson)教授是英国爱丁堡大学历史系的荣誉教授,曾任英国皇家历史学会副会长以及不列颠历史学会会长,是国际知名的学者,他的著作以7种语言在14个国家出版。狄金森教授也是南大历史系世界史专业的老朋友,是最早一批来华讲课的外国专家。与他关系很好的中国学者通常称他为“老狄”(Old Di,昵称OD)。每每这么称呼他时,他总是笑眯眯的,十分可爱。

改革开放初的中国世界史研究百废待兴,迫切需要与国际学术界交流,了解最新的研究动态。但是封闭多年的现实,使得中国学者重返世界学术舞台何谈容易,更何况还有着外国学者对中国的偏见与误会!机缘巧合,当时南大历史系世界史教研室的王觉非先生认识了一位来自爱丁堡大学的留学生,他在南大学习中文。这位留学生建议王觉非先生联系爱丁堡大学历史系的负责人,而狄金森教授正好是爱丁堡大学历史系的负责人,狄金森教授与南大世界史的缘分似乎冥冥中注定了。

1980年,受王觉非先生的邀请,狄金森教授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来到南大。按照事先的约定,他讲授近代英国史,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名研究生聆听了他的课程。每周一到周五,每天讲课6个小时,一共5周时间。狄金森教授回忆这段历史时,非常感慨。他说:课程是紧张的,但是这些学员非常刻苦,非常聪明,也很友好,这是他对中国学者最初的印象。1983年,狄金森教授又一次来到南大,进行这样短期的培训讲授。我们需要强调的是,狄金森教授的这些讲课都是义务的,南大只能够为他提供伙食与住宿,其他的费用都是他自己解决的。正是通过这种短期班,他为中国英国史研究培养了一批早期的学者。随后的岁月中,狄金森教授多次来华,前后约共30次。

狄金森教授对南大的帮助,不仅体现在人才培养方面,还体现在他积极促进中国学术界与欧美学术界的直接交流。20世纪80年的中国大学,经费紧张,即使个人出国都是非常不易的事情,要召开一次大型的国际学术会议,不敢奢想。但是在狄金森教授的帮助下,会议组委会筹措到一大笔资助,解决了国外学者来华的差旅费问题。1987年4月在南京大学召开了英国史国际会议,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等国的诸多国际学者与会,会议非常成功,轰动一时。《新华日报》1987年5月7日报道:“我国英国史研究迎来了一个黄金时代,已经形成一支由老年学者作指导、以中青年为骨干的宏大队伍,在理论研究的某些领域,见解独到,深得国外学术界称道。”21世纪初,又是在狄金森教授的帮助下,中国英国史研究会与英国史学会共同创建了“中英英国史论坛”,在这一论坛上,中国学者与英国学者一对一地就具体的英国史论题进行讨论,实现了中国学者与英国学者就英国史研究的平等对话。

狄金森教授对中国非常友善,他把南大当做他的第二故乡,这是与他接触过的中国学者共同的感受。他曾经对我说过,只要是来自中国,来自南京的师生——特别是南京大学的师生,只要有困难,他都会帮助。无论是需要资料,还是需要访问的邀请函,狄金森教授都会尽力地帮助。如果有人到爱丁堡访问,狄金森教授会请他吃一顿饭;关系更近的人,还会在他家住宿几天。2014年冬天,我第一次去爱丁堡时,狄金森教授亲自开车到车站接我,而当时火车还晚点了大半个小时,他一直在车站等我,让我终生难忘!

2018年夏天,狄金森教授再次到中国讲学。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以及炎热的气候,他在西安突发心脏病,情况非常危险。幸运的是,当时他离西京医院特别近,而西京医院又擅长心脏病治疗。当时根据医生的介绍,狄金森教授的活下来的概率非常低,即使活下来,也极有可能无法生活自理。但是,好人总有好报,这位南大的好朋友奇迹般地活下来了,而且康复得非常顺利。在他生病期间,他的中国朋友纷纷去看望他,带去了大家的祝愿。今年是狄金森教授80大寿,我知道他不能再来中国,不能再来南京和南大了,但是我们都想念他,感谢他!Thankyou OD!

作者:陈日华

返回原图
/